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一切從泰坦尼克號開始[綜穿] > 364、第 364 章全文閱讀

平安夜當然是平安度過的, 這毫無疑問。

邁克羅夫特雖然有點兒過于喜歡腦補了,但是他也不是那種喜歡沒事找事非要把生活給攪合的天翻地覆的的類型。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猜測當中,并沒有任何實際的證據支持的他的理論,也許這位米婭·奧格爾曼小姐就真的只是一個跑到英國來避難的人呢?

畢竟這樣的人不少, 每年從法國逃往英國, 從英國逃往法國, 從西班牙逃往意大利, 從意大利逃往德國.......總有一些人是在本國待不下去的離開去往別的國家重新生活的。

政府不可能把這些人全都否定抓起來, 只要他們本身沒有造成事故跟犯罪行為,是不會有人去追究他們的過往的, 甚至可能直至這些人死亡, 他們的真實身份都不會有人知道,直接以一個假的身份下葬, 默默無聞的度過自己的一生。

奧格爾曼小姐明面上的身份是沒有問題的,童年時代就被趕出家門,這么多年過去就算是她的親人也沒辦法說這位小姐就一定不是長成這個樣子, 她的身份肯定是冒充的。最多,大家只會覺得她在失去了消息的這些年里面也許發生了一些足以改變過去的事情——比如說結婚或者是別的,畢竟這年頭一個無依無靠的年輕姑娘想要好好的活著真的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就連邁克羅夫特所屬的情報部門也只是猜測她可能是一個買下了真正的米婭·奧格爾曼身份的女人, 并沒有完全否定她也許就是真正的米婭·奧格爾曼的可能性。

到目前為止,邁克羅夫特的猜測就只是猜測,他不會因為這次猜測做出什么行動, 也不會把這些猜測給透露出去,所有的一切還要看未來。

那這位聰明的先生就沒有必要在這么愉快的日子里面給大家找不自在, 所以他很開心的加入到了221b的圣誕大餐當中。

“自從離開家之后,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過這么豐盛的晚餐了。”看著桌子上面擺的都快要連大家的個人餐盤都放不下的食物,邁克羅夫特發出了一聲感慨。

同時感嘆這位奧格爾曼小姐在食物上面真是眼界豐富的令人驚嘆。

看看這桌子菜, 據說是塞滿了各種蔬菜跟餡料的烤鵝散發著迷人的香氣跟油亮的色彩;烤的一看就知道味道絕對不會差的酥魚;撒滿了火腿丁還有奶酪跟蔬菜丁的餡餅;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制作而成,切的整整齊齊的牛肉片;形狀整齊劃一的姜餅;蘑菇跟雞肉一起燉出來的湯.......

這還是能夠看出來食材的,還有一堆看不出來食材的,比如說這種裹滿了看起來金燦燦的食物片的方塊狀菜肴,邁克羅夫特好奇的用夾子給自己夾了一塊,叉起來放到嘴里面,瞬間就被這味道給俘獲了。

“這是什么?”他瞇起了眼睛,忍不住問。

這味道簡直太棒,又香又甜又酥又脆,幾種口感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在口腔中形成了一股奇妙的味道。他覺得自己可以靠著這種食物連續三天三夜不睡覺的跟死對頭一直戰斗下去!

“紫薯跟燕麥的結合而已。”米亞輕笑一聲。

紫薯泥拔絲之后沾上炸好的燕麥片,沒有什么技術含量,勝在新奇。這道菜有個很好聽的名字交租財源滾滾,很適合圣誕節的氣氛。

“紫薯跟燕麥?”邁克羅夫特聽了這兩個名字楞了一下,有點兒不敢相信,兩種食物他都吃過,怎么可能光是這種味道?

一直在埋頭猛吃的歇洛克連頭沒抬一下,完全懶得理會自己的哥哥。就好像是問了材料之后就能自己制作這道食物一樣,人能不能別這么天真?

“如果你喜歡的話,離開的時候可以讓凱莉給你說一下制作的過程。”米亞保持著自己無懈可擊的笑容說。

完全看不出來她是真的不愿意跟這位所謂的大英政府的小職員繼續接觸下去了的意愿。

雖然應付起來倒也不是很費力,可是大過節的,能少費點兒腦細胞就少費點兒腦細胞吧,她的頭發也是很珍貴的!

“那可就太感謝了!”邁克羅夫特叉向紫薯塊的手微微頓了一下,微笑著道謝。

總感覺好像莫名其妙的被針對了?

可是看對方的表情.......算了,如果這位女士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樣的話,也看不出來什么。

試探夠了之后想要好好過節的大福爾摩斯先生不動聲色的吃了幾塊紫薯燕麥之后,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另外一道菜上,炸的金黃的塊狀物。

這道食物看起來平平無奇,就連面包糠都顯得那么普通,可是既然能夠出現在桌子上面就說明它的味道一定很棒.而且他隱隱約約的聞到了一股似有若無的奶香氣味兒。

已經連續吃了好幾道菜的邁克羅夫特還是挺相信自己的嗅覺跟味覺的,于是將手伸向了這道沒有什么明顯香氣冒出來的食物,夾了一塊放到了自己的餐盤當中,用餐刀小心的切開,結果就被一陣濃郁的奶香給襲擊了。

“!”邁克羅夫特眼睛一亮,快速的叉起其中一塊塞到嘴巴里面,一下子就被這股香甜的奶味兒給俘虜了,這味道,這味道就像是奶變成了固體咬在口中,但是又不是奶酪的那種咸咸的味道,而是純粹的鮮奶固化!

混合著面包糠散發出來的小麥香氣,滋味美好的讓他想要流淚。

“牛奶跟淀粉還有糖的調配比例之后會寫給你的。”這次沒有等到邁克羅夫特問,米亞就提前說出口了。

她覺得這位大福爾摩斯先生一定是個甜食控,簡直就是專門盯著甜食下嘴,而且鼻子靈的要命,一夾一個準!

所以也不用等他開口問,直接上大招,“每一道甜品的制作方式你在離開之前都會拿到的。”

歇洛克正在咀嚼醬牛肉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隨即重新動了起來。

鄰居小姐的觀察力驚人,這么快就看出來了他哥哥喜歡吃甜食的真面目了,可喜可賀。

“呵呵,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覺得這個米婭·奧格爾曼絕對不單純!”邁克羅夫特今天晚上喝了不少的酒,被強行留了下來。

即使是情報頭子,也不能反抗倫敦夜晚的危險,他是自己一個人來的,沒必要走夜路回去,正好明天早上可以繼續享受一頓大餐,之后再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面。

“相信我,歇洛克,你的鄰居小姐的身份很有可能超乎你的想象。”他端著晚餐后的山楂汁說。

這種又酸又甜的濃稠飲品跟加了蜂蜜的檸檬水一樣,已經成為了221b的飯后必備品了。只不過大家還是更喜歡在晚上喝它,白天的時候不管是女士們還是先生們,都更加青睞紅茶這種既能解膩消食,又能提神的飲品。

就連福爾摩斯先生,之前備受他青睞的咖啡也因為無法緩解他那總是被美味的食物塞滿的胃部的飽脹感而被移除了他的食譜之外——至少在221b進食的時候是這樣的。

“哈,政治家!”歇洛克對于兄長的意見嗤之以鼻,“就算她是路易十八的私生女又能怎么樣?顯然她來到了英國就是不想要卷入到亂七八糟的政治斗爭當中,你耗費在她身上的精力根本就是浪費,毫無作用。”

顯然,小福爾摩斯先生對他哥哥的那一套很是了解,并且相當的不以為然,“她在我面前沒有刻意的隱瞞那條項鏈的事情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奧格爾曼小姐只是想要過上單純的平靜生活而已,你們不應該去打攪她。”

他一直不喜歡政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政治家們總是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將普通人給卷入到他們的爭斗當中。

就像是現在把目光投注到可愛的鄰居小姐身上一樣,他能夠理解這些人的思維方式,但是卻并不喜歡。

既然這位可愛的小姐來到了英國這片遠離歐洲跟美洲本土的地方,就已經表明了她本身的態度。想要在國際上攪風攪雨的話,是不會選擇跟別人進行合租的,尤其是跟一個和蘇格蘭場有著親密合作的偵探合租。這太容易暴露一些事情了,也會造成很多的不方便。米婭·奧格爾曼——她現在使用了這個身份,那么就稱她為奧格爾曼小姐,如果她真的是間諜的話,那么她無疑是一個非常失敗的間諜,沒有哪個間諜會被把自己的生活給過成一個活像是鄉紳小姐一樣的!

“你知道她每天的行程都是什么嗎?”歇洛克一臉認真的看著邁克羅夫特問。

然后沒有等到他的答案就自己回答了,“奧格爾曼小姐熱衷于所有的藝術產物,每周至少會去聽兩次歌劇;有音樂家來到倫敦演出的時候她能一整個星期都泡在劇院里面;倫敦所有的藝術出版物她都有訂閱,并且喜歡將這些東西給制作成為剪報留作紀念;我跟華生訂閱的報紙她也不會放過上面的金融版面,為了讓自己的錢能夠生生不息的產生更多的錢,她認真的考察每一個有可能賺錢的項目,還經常會去跟自己的律師進行溝通;每當有畫家的作品出現在畫廊里面,不管是有名氣的還是沒有名氣的,她總是會興致勃勃的去參觀鑒賞.......平時要指導凱莉跟艾米麗在制作食物上面的手藝,偶爾的閑暇時間還要給自己設計一些漂亮的帽子,手工制作出來。這樣的一個人,你認為她還有多少精力會用在間諜行為上面?”

歇洛克臉上全是嘲諷,人家奧格爾曼小姐忙著享受生活的樂趣呢,哪來的時間用在間諜行為上面啊?

會把那條項鏈賣給和攝政王有關的人又不是她的主意,換句話說,就算是她的主意也是正常的,在這個國王是個瘋子的情況下,攝政王除了一個頭銜之外已經等于實質上的國王,他難道不是最顯眼的目標嗎?

就連街邊的乞丐都知道攝政王欠下了不少的債務,有太多的人想要通過討好他來獲得利益了!

“至于秘密,誰能沒有秘密呢?除非人類滅絕了,否則的話秘密這種東西總是會存在的。”歇洛克搖搖頭說。

他的哥哥最近一定是跟自己的對手進入了白熱化的戰斗當中,否則的話不會這么精神緊張到失去了往日的冷靜。

失去了往日冷靜的邁克羅夫特已經被弟弟說出來的一大段話給震驚的目瞪口呆了,“哦我的上帝啊,歇洛克,你難道戀愛了嗎?”

上帝保佑,他弟弟什么時候對一位女士這么在意了?居然連人家的生活軌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應該寫信給媽媽!”向來冷靜的邁克羅夫特瞬間興奮了起來,因為吃飽喝足而帶萊的懶惰感瞬間消失不見,從椅子上面站了起來,在房間里面激動的走來走去。

這可真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情,要是歇洛克有了心上人的話,他媽媽就再也不會總是寫信給他抱怨自己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連小兒子都出生了!

歇洛克看著過于興奮的兄長感到了一陣頭疼,邁克羅夫特到底是怎么得出這么一個答案的?

他的腦子是已經被大英政府的那幫蠢貨的愚蠢給腐蝕了嗎?

“停下你發散的思維,麥克!”他厲聲說。

為了逃避媽媽的信,他到現在還沒有寫信回去告訴她自己的新地址呢,怎么可能惹禍上身?

“我沒有戀愛,請停止你對一位尊敬的女士名譽的誹謗!”他瞪著邁克羅夫特說。

不管可愛的鄰居小姐真實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這都不是邁克羅夫特強行把他們兩個人給扯到一起的理由。

縱使他對于年輕的姑娘們總是敬而遠之,也從來不對她們抱有任何期望,但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肆意的去破壞別人的名譽,這個社會對女性已經過于苛刻了,他不想也不會做出什么傷害別人的事情。

“好吧,你沒戀愛。”邁克羅夫特表面上舉手投降,實際內心呵呵。

你沒戀愛對人家小女孩兒的行蹤軌跡那么了解?連人家看了什么雜志跟報紙都知道的清清楚楚,還知道她喜歡聽歌劇聽音樂會,愛好是設計帽子并且手工制作。哦,對了,還有關注別人的投資什么時候也成了你的功課了?

邁克羅夫特就差沒有擺出一張跟弟弟剛剛一模一樣的嘲諷臉了,否定別人意見的時候能先解釋清楚自己的行為嗎?

別說這是一個精通演繹法的人士對于平時生活中的仔細觀察得出的結果,要是沒有點兒什么小心思的話,誰會這么認真的去觀察一位年輕的女士?

邁克羅夫特選擇性的遺忘了他比自己的弟弟觀察的還要仔細,要不是不能每天每時盯著的話,他都恨不得把這位小姐瀏覽過的每一個字都給記下來!

不過考慮到這位先生的職業問題跟現在的緊張局勢,這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反倒是他聰明的弟弟,邁克羅夫特看著他的眼神意味深長,歇洛克可是太討厭政治了啊........

被盯得渾身發毛的偵探先生:“.......”

所以說他討厭政治,還有政治家,麥克才進入了政府多長時間就已經開始習慣腦補了,這可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從弟弟的表情中讀懂了他的意思的邁克羅夫特:呵呵。

沒關系,你盡管嘴硬,總有一天你會承認我是正確的!

他可是再了解不過自己的兄弟,歇洛克欣賞所有的聰明才智,即使是對方是一個他討厭的罪犯。但智慧就是智慧,它永遠不會因為被使用的方式是否罪惡而被人唾棄,反而會因為智慧之花的盛開而不斷的吸引人追逐它。

就像是他的兄弟,從小到大,在對于智慧上面的追逐,歇洛克的渴望一直都遠勝于他,現在這么大的一個謎團擺在他的面前,邁克羅夫特不相信他會毫不動心。

而好奇心,往往就是心動的開始。

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未來的大英政府自覺已經看穿了一切,露出了一個微妙的笑容。

跟拿破侖成為姻親,想想還挺有挑戰性的不是嗎?

“不管你在想什么,那都不是事實。”歇洛克看著兄長突然之間笑的如此和善,心中警鈴大作。

雖然麥克比他還要聰明,但這家伙有個嚴重的缺點,他從來不愿意去找證據跟事實來驗證自己的觀點,以至于從小到大他不知道因為多少次他的胡思亂想而遭殃。現在他又這么笑,鬼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好吧,好吧,所有的都不是事實,讓我們把話題回到那本據說是超過五百年的古董書籍上面吧,你確定不用我幫忙找人來翻譯嗎?”見弟弟始終執迷不悟,邁克羅夫特果斷的轉換了話題。

總有一天,歇洛克會清楚的認識到他才是正確的那個人,他會對此拭目以待的。

現在,他們可以先討論一下那本關于尸體檢查的書籍。

而說到這里,邁克羅夫特不禁在心中感慨,超過五百年歷史的古董書籍,想必價值一定非常高昂,能夠有這種收藏,還會隨手把這種收藏借給別人來看的人,說是普通人有人信嗎?

至于美國,他已經懶得說什么了。不知道多少英國人喜歡給美國甩鍋,好的壞的,似乎那片土地上面是一個盛行妖魔鬼怪的異世界一樣,現在居然連法國人都學會了這招,真是令人不得不感慨。

不過......既然這位小姐愿意把這么珍貴的書籍借給他弟弟觀看,那至少也是說明了一種態度了吧?

來之前對此了解并不清楚的邁克羅夫特感覺自己有必要重新審視這位小姐的某些問題了。

這就導致了第二天早上——按照當時的主流時間稱呼的話應該是中午,米亞覺得偵探先生的哥哥看著自己的眼神有點兒奇怪。

她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種目光,但好像里面除了審視之外還帶著點兒慈祥?

惡,米亞打了個冷顫,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這么想,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這只典型的笑面虎可完全跟慈祥這個字眼兒扯不上關系啊!

“早上好,福爾摩斯先生。”米亞扯了扯嘴角,打了個招呼,“早上好,歇洛克。”

通用規則,當一個房間里面有兩個或者是兩個以上相同姓氏的兄弟或者是姐妹的時候,總是大的那個會占據姓氏,就像是現在同時坐在餐桌前面看報紙的福爾摩斯兄弟兩個。難得的,在認識了大偵探先生幾個月之后,從米亞的口中吐出了他的名字。

“早上好,奧格爾曼小姐。”邁克羅夫特微笑著對米亞點了點頭,“咖啡的味道很不錯,要來一杯嗎?”

啊,早上來上一杯加滿了糖跟奶的咖啡真是太幸福了,這會讓他一天的時間里面都精神滿滿的。

“不了,我更喜歡喝茶。”米亞搖頭。

除了烤制點心需要加入咖啡做調味的時候,她對這東西真是半點兒愛都沒有,還是紅茶更加適合她的口味。

“早上好。”邁克羅夫特打完了招呼之后,歇洛克也沖著米亞點了點頭,伸手提起了桌子上的茶壺,給米亞面前的杯子注滿了茶水。

這舉動迅速的引起了邁克羅夫特的注目。

他就說這家伙為什么會突然之間口味大變,從熱衷于咖啡變成了紅茶黨,原來是這位小姐的影響嗎?

“謝謝。”米亞道謝之后給自己灌下去了一大口的茶水,感覺懶洋洋的細胞重新活了過來。

果然早上一杯茶,精神一整天啊!

這無比自然的行為再次讓邁克羅夫特內心一陣呵呵。

昨天晚上還說什么都沒有,今天早上就給人家倒茶水,你這舉動怎么這么熟練?

歇洛克懶得搭理他。

一個人的腦子里面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面就總是會看到什么,難道他以前在家里面的時候少給他倒過咖啡了嗎?

他對邁克羅夫特急于將媽媽投注在他身上的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的行為不予置評,時間跟現實會證明一切的。

“早上好,各位!”起床最晚的華生打著哈欠坐到餐桌前面,跟大家打了個招呼,然后關注起來了自己的早餐。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 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熱乎乎的肉湯跟面包,還有切好的鵝肉跟鄰居小姐的獨家醬料,以及昨天晚上剩下的甜品,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

“赫德森太太呢?”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華生問。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