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破夢者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悲從心起全文閱讀

在空中爆燃的鮮紅天火忽然暗淡,隨著光芒迅速消失,天火已被少年收回體內,圣火基石的真容隨即顯露出來,在其中央的位置,原本囂張無比的黑焰終于老實,不再肆意舞動,褪去了所有鋒芒。

一道奇怪的聲音傳入少年耳朵,像荒野中惡狼的在嗚咽,又像是黑暗中慌忙遁去的猛獸的哀嚎,除了少年,沒人能聽的明白,圣火基石終于向他發出去了乞憐的聲音。

少年高舉的右臂緩緩落下,在靈力大損、氣血虧空下,他其實已經相當虛弱。

剛才為了祭出最后一刀,他幾乎榨干了體內所有的氣力,但有三年的荒原求生的經歷打底,少年居然還能壓榨出若干游絲般的體能,就如同在皇庭島時,他高舉雙手,再度擺出迎接圣火基石的隆重禮節。

這個舉動,就算是眼高于頂的金烏圣宮也暗自贊許,不服,我就毀了你,服氣,那么就老實聽話,自然還是以禮相待,古老的五行宮禮儀不僅代表著傳承,也表明認可和約束。

少年知道拿捏分寸,進退有度,端的有王者氣度,圣火基石磨磨蹭蹭了一番開始緩緩的縮小并降落,最終變成了曾經石榴般大小,被少年托舉在手上,此刻只剩下炫目華貴,卻無半分戾氣。

一場潑天大禍暫時消弭于無形,但少年發愁如何存放這圣火基石,這東西有靈性,而且足夠古老,一定是有器靈存在的,可一直躲避不愿以神識交流,暫時無法收進神藏世界。

放眼偌大的五行島卻難以找到更為合適的地方,難道只能這般用手托著?少年氣力不支,一屁股坐到在地,再一扭頭,從金烏圣宮的臉上居然看到了肯定的答案,不禁十分郁悶。

“圣火基石過于貴重和危險,旁人無法駕馭,你只能暫時代收著。”金烏解釋,“但是圣火殿的恢復也刻不容緩,這個過程應該很短暫,我們只需找出圣火基石被過度催發的原因就好。”

推薦一個app,神似舊版追書神器復活了,可換源書籍全的換源神器 www.huanyuanshenqi.com !

“過度催發?”

“這是我的理解,你想想,你我聯手破解圣皇的封印陣法的時候,并沒有動用喚醒術,可圣火基石卻早已充滿活力,躍躍欲試,碎片狀態下,又被鎮壓了數萬年之久,依然這般有靈性,說明了什么?”

“已經有某種力量提前將它喚醒?”少年悚然一驚。

“不錯。”金烏圣宮點點頭,“我想,查明這個原因,其他的問題也會迎刃而解。”

少年的臉頓時陰沉下來,金烏圣宮說的非常有道理,但答案已經昭然若揭,整個自在世界沒有人能在不破開封印陣法的前提下,直接接觸圣火基石碎片,除了‘大眼珠子’。

這個家伙幾乎無孔不入,天下幾乎不存在能難倒他的陣法和禁制,這種能力就連天尊也做不到。

想到這一層,很多剛才令少年費解的問題,一下子豁然開朗,比如,圣殿守護者的怪異表現,還有圣靈的記憶忽然出現了碎片和跳躍,繼而影響了他的思維,更惡劣的是,以惡意的方式喚醒圣火基石,并以法則之力改變其秉性,目的在于毀滅五行島?!

想到此處,少年勃然大怒,‘大眼珠子’這王八蛋怪不得一直避而不見,原來是躲在暗中謀劃卑劣的勾當,其意圖便是盡早結束這里的一切,迫使少年按照它的思路進入全新而未知的領域。

少年極度不喜被人擺弄、安排的感覺,尤其是大眼珠子,這廝從出現到現在,不但做事詭異,動機也始終撲朔迷離,但現在少年似乎有了一些深層次的認識。

且不提‘大眼珠子’最終的目的是什么,但枉顧生命,肆意貶低先民大陸的文明,不惜以毀滅一切的手段便讓少年十分不滿,他甚至開始相信大眼珠子最早時說過的兩塊石頭的故事。

這個簡單的近乎幼稚的故事,少年從一開始沒當回事兒,后來隨著事情的發展,他竟然能不自覺的回憶起這個故事,到現在開始懷疑和相信,其實有著明確的脈絡。

隨著大眼珠子心態的變化,少年對待這個故事的觀念也在變化,或許他倆真的就是曠古之前的兩塊石頭,用大眼珠子的話說可能更為準確,叫混沌原石,誕生在混沌地。

對于混沌地,少年完全沒有概念,但對于原石產生了靈性,少年還是認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石頭如何轉世,這一過程大眼珠子就描述的比較模糊了。

總之,按大眼珠子的話,它懷念曾經的共生兄弟,所以從遙遠的未來空間趕到自在世界,來見證轉世后兄弟的成長,順便有出手幫助之意,僅此而已,懷念和感悟,一副頗有情懷的樣子。

少年之所以最初不相信,是因為大眼珠子一開場就在撒謊,正確的起因,是圣殿的‘預言之眼’發現了大眼珠的敵意,雙方激烈交鋒之后,大眼珠子憑借高明手段循著空間坐標而來,明顯就是為了報復。

現在,少年相信這個故事至少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便是大眼珠子的真正目的,無法判定真偽,也無所謂真偽,只有它自己清楚。

但有一點,少年已經察覺,這廝嘴里所謂的見證成長和出手相助,實際上是想要從根本上改變他,按這各邏輯順藤摸瓜去梳理,說明少年的命運在未來的世界是能夠看得到的,大眼珠子或許不喜歡那樣的結果,才不惜風險跑回來。

能看到未來的世界,也能回到過去的世界,這是大眼珠子最引以為傲的資本,在它看來,只有這樣的能力才能稱之為本領,其他無論多么厲害的神能技法都不值一曬,尤其自在世界,落后的令人發指,天尊也不過爾爾。

若非圣靈的證明,還有這廝屢屢表現出匪夷所思的能力,少年是絕對不信的,現在他要面對的便是這樣一個擁有強大本領,并曾經和他有過極深淵源的家伙。

這個家伙想要改變他,明顯不懷好意,少年卻不能表現出特別的針對性和敵意,大眼珠子會讀心術,稍有不慎對便會被察覺,后果是否會更為極端,甚至引來更大的災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這里,少年驟然爆發出來的怒火只能被強行壓回去,冷靜再冷靜,維持現狀是目前唯一的選擇。

而且眼下所面臨的困境太多,太復雜,很多地方都需要借助大眼珠子的名頭來推行,偌大的自在世界,皇族與各方勢力亂做一團,李坦顯然已經被大眼珠子給降服,除了五行島,眼下能能幫上點忙的貌似只有金烏圣宮,絕地求生談何容易。

“在想什么?李坦求見。”耳邊響起了金烏圣宮的話,一下把少年從混亂頹廢的思緒中給拉了回來。

“讓他來吧。”少年放眼跪倒一片的五行島島眾,忽然有一種悲從心起的感覺。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