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港臺小說 > 被偏執神明盯上后[快穿] > 78、番外(二)全文閱讀

有趣的靈魂不能缺胳膊少腿, 示愛的訂閱不能半途而廢~

這樣的請求,不說是后無來者,但也絕對是前無古人。

“你是認真的嗎?”

主持人幾乎都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忍不住的同他再一次確認。

“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 你是說, 你要申請組委會對你進行下一幅創作的全過程進行直播和監視……是這樣嗎?”

蘇摩沒有應聲, 只是清貴矜傲的點了點下巴。

主持人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氣。

膽敢做出這樣的旁人看來近乎于是荒謬的決定,說明蘇摩內心對于自己也是相當的自信。

七年并不是一個太過于久遠的時間, 七年前的tgp大賽,這位主持人雖然尚沒有能夠擔起主持tgp決賽這樣的重任, 卻是當時的那一位主持人的助理, 也曾一睹過神之子的風采。

所以眼下,看著這樣的蘇摩, 主持人的內心也不由的生出一種想法來。

或許……他可以呢?

“這個問題……我們將在現場的大賽組委會評委們經過討論之后, 給出一個答案來。”

“好, 我可以等。”

蘇摩應了一聲。

時間似乎過去了很久很久,又似乎只不過是很短暫的那么一小段時間。最后,從評委席那邊遞過來了一張紙條。

主持人將紙條展開, 飛快的看完了寫在上面的消息, 抬起頭來,看向所有翹首看著他的觀眾,深吸一口氣。

“tgp大賽始于1763年, 其主旨是為了能夠給予藝術一個平臺, 公平、公正、公開的評選一定時期內的優秀繪畫作品,并為年輕人提供一條道路。”

“這是幾百年以來,tgp不變的理念。”

“因為本屆tgp大賽的最終獲獎作品存在爭議,再加上蘇摩選手自己的要求, 所以我們最終決定——”

主持人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紙條,臉上是營業性的笑容。

“我們決定,同意蘇摩選手的申請。組委會將派出專門的攝像組,全程錄制蘇摩選手的創作過程,并且以此來評判本次tgp大賽最終的決賽名單。”

*****

“您會幫我嗎?”

“我會。”

“但你也知道……”

外神的聲音嘶啞,帶著濃濃的占有欲,以及某些更深的別的什么。

“等到這一切完成之后,你就該向我支付代價。”

“而現在,我不過是提前收取一些小小的利息罷了。”

*****

如今在各大視頻媒體上熱度最高、最為火爆的,并不是那些有著流量明星參與的綜藝,而是本該與娛樂圈風馬牛不相干的繪畫界的一個直播。

在同tgp大賽以及蘇摩本人接洽過之后,這一份近乎是全天候的別樣vlog便在各個視頻網站都進行了轉播,并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點擊量極高。

畢竟對于很多人來說,能夠圍觀一位畫家如何畫畫也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再加上之前tgp大賽上的事情早就已經鬧的沸沸揚揚,所以吸引了這諸多的注意也算是正常。

蘇摩正坐在畫板前。

他的雙眸微闔,通過攝像頭還不如何能夠看的出來,但是系統知道,蘇摩分明就是閉著雙眼,陷入了酣睡之中模樣。

然而他的手卻是握著筆,在空白的畫紙上面時不時的動作著。

系統并不懂藝術,然而即便如此,系統也可以看出來蘇摩的線條是多么的流暢,那些色塊混合在一起又是多么的和諧,共同構成了一副讓人看著終究忍不住陷入其中的、會為之瘋狂的畫作。

而在蘇摩和系統不知道的地方,甚至是已經興起了許多的小規模的團體,將蘇摩與他的畫作奉為圭臬,狂熱的信仰與追捧著。

那是被外神影響的人類,哪怕并非刻意為之,直視舊日的支配者的作品依舊可以讓人類陷入可怕的瘋狂之中。

【宿主?宿主?】

系統開始試圖將蘇摩從這一種玄妙的境界之中喚醒,但是它很快就發現,蘇摩像是陷入了一種奇妙的感官里面,根本就聽不見外界的一切。

那對于蘇摩來說是一種無比神奇的體驗。他放松了自己全部的警惕,如同一扇敞開的大門那樣任由塔爾維斯的侵入。

在蘇摩的眼前是一片茫茫的白光,即便是睜大了雙眼也不見得能夠看到什么。起初耳邊是一片寂靜到令人能夠發瘋的絕對的靜謐,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卻響起了似有似無的海浪拍打的聲音。

于是蘇摩便不由自主的朝著那聲音走了過去,無辜茫然的像是將要被獻上祭壇卻對自己的命運一無所知的羔羊。

白色的世界一點一點的渲染上了色彩,最終幻化成為了漆黑的深海。海水在蘇摩的面前分開來高高豎起形成水墻,為他袒露出一條康莊大道。

道路的盡頭傳來了隱約的低語,像是歌聲又像是有人在吟唱不知名的曲調。蘇摩如同著了魔一樣沿著那路走了過去,道路的盡頭模糊,像是有龐大的黑影盤繞——

他猛的驚醒,瞪大了雙眼。目之所及是手中握著的畫筆,畫板上未干的顏料,還有天花板上的攝像頭。

除了蘇摩之外無人能夠看見的舊日的支配者坐在窗前,口中哼的曲調如此耳熟,依稀是此前在那幻夢之中聽到過的旋律。

“今天就到這里了嗎?”

塔爾維斯問,深紫色的發垂在地板上,蜷曲有如海藻。

夕陽落在了他身后的窗里,那一雙血紅色的瞳看著,讓人聯想到了“黃昏逢魔時”這樣古老的箴言。

“嗯,今天也多謝您了。”

蘇摩微微低頭,表達了感謝。

這些天來一直都是這樣的,每每在需要作畫的時候,蘇摩都會放松身心,讓自己去和塔爾維斯共鳴。

舊日的支配者對于精神的掌控當真是可怕,蘇摩想,如果沒有系統、如果他不是在輪回中走了萬千遭的任務者,大概早就已經被塔爾維斯侵蝕同化掉。

而在同對方共鳴的時候,他便會無意識的拿起筆作畫——也就是,他面前的這一副作品。

那是一副即將完成的畫卷,不出意外,明天便可以給這一切畫上一個完整的句號。

長達半年的直播作畫完全能夠證明了蘇摩的清白,tgp大賽的金獎獎牌也早已經被送到他家長達數月。

如今人們依舊追逐著去看蘇摩的直播,與其說是要證明對方的畫的確是自己的作品,倒不如說是他們在屏氣凝神的等待一副神作的誕生。

是的,神作。

即便是不通藝術的普通人,都可以在看到這一副尚未完成的畫的時候,體會到其中的那一種扭曲的瘋狂,和其下詭異融合起來了的勃勃生機。

那是有如罌粟一樣的癮,讓人欲罷不能,簡直都要懷疑蘇摩是不是在那畫作上面施加了什么精神暗示。

毫無疑問,想必在蘇摩完成這一副畫的同時,他也將會徹底的登入世界繪畫殿堂的最高層,與不少的久負盛名的大師們平起平坐了吧。

[系統,準備好了嗎?]

蘇摩簡單收拾洗漱之后躺上床鋪,強迫自己無視了那些自動自發自覺的纏繞過來的觸手,在腦海中同系統交流。

【是,您的任務完成度已經達到92%,隨時可以提交任務,脫離本世界。】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