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陰詭見聞錄 > 第395章 什么叫國際...全文閱讀

不得不說,撇去所有外觀因素以及主觀的見地...

客觀來說...

拋開他針對局勢所做出來的一些判斷之外。

他似乎...

還挺符合民眾們心中的那種,能夠辦出實事來的高級官員的。

這一點,從他桌面之上堆砌如山一般的文件,也能夠看得出來。

堆砌如山,這自然不是指他本人怠惰,不想去處理這些從各個市傳遞到案前的文件。

僅僅是因為...

每天的案頭文件實在太多,導致于他哪怕每天都花費了大量的精力來處理文件,卻也時間根本不夠用。

所以,如此往復。

哪怕日夜辦公,他案頭之上的文件,也并沒有見到少上多少,反而,還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變得越來越多。

這,或許也是權力的煩惱。

想要匹配自己身居的高位,他也自然要付出比其余人更多的努力與精力。

每一份文件,都有可能代表著一個市一整年的政策大方向的決定。

所以,每一份文件,都需要這位準大能級別的副執政長大人,去一一的仔細

不敢有絲毫的遺漏。

這自然不是因為他的責任太大,害怕處理失誤而擔責。

實際上,在許多其他地方的省份,大部分的執政長、副執政長們,都不會去親自處理這些文件。

好一點的,有責任心一點的,一般都會將這些任務交給下面的人來處理。

哪怕真的出了問題,整個省府上上下下養了這么多張口,如此繁重的機構人員,難道就拎不出一兩個能夠替自己擔責的人了?

最多,到時候對外界媒體宣稱,這是一個臨時聘用的人員,就行了。

這樣,既不會影響到省府在市民們心中的威信,還能順利拋開責任。

而一些不負責任的執政長與副執政長們。

看文件,幾乎都是一目十行,隨便掃過,便草草簽閱。

而這樣的后果,也就是政策的推行,總會有非常之多的漏洞,從而導致大量民怨的爆發。

可是,這又如何呢?

那些身處高位的執政長與副執政長們,根本就脆不會去在乎。

不就是責任嗎?

難道誰還能動搖自己的位置不成?

一般,抱有這樣想法的,都是那些從超級家族以及大型家族之中走出來,在地方上為官的人。

他們在年輕的時候,就是紈绔子弟,想要他們真正的考慮平民,去為平民謀福祉?

抱歉,告辭,做不到。

他們,也僅僅只是貪圖享樂與權力,只要不自以為是,做出一些不符合放下的政策規定,那就是全體市民們的萬幸了。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這,也是南部十八大行省之中,大部分行省之內平民們,心中最為真實且貼切的想法。

所以說。

從這一個方面來說,羅蘭行省的平民們,簡直可以說是南部十八大行省之中,幸福指數最高的了。

至少,當政者們,是殫精竭慮,一心一意為平民們謀福祉的官員的。

哪怕其中也會有參與政治派系斗爭,甚至還會主動推動派系斗爭的進程以及波及范圍。

可是!

這也不影響,這位副執政長大人,或許還真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官”。

不是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林潤想了一下,莫非,這位副執政長大人,就是保皇一派的?

因為根據他的了解,保皇一派的人,在地方上為官,都是愛惜聲名之徒,一般來說,當地的百姓,都會對其贊口不絕。

可是...

如果他是保皇一派,那就等同于與執政長打人是一派的。

那為何...

自己方才在辦公室之中,用那一句話去試探他的時候,他的反應,會有些詭異呢?

而且,還稍微警告了一下自己。

嗯。

是稍微,沒有錯。

既然他是保皇派的人,那應該也不至于這樣的反應才對。

林潤決定換一種思路。

如果,僅僅只是說如果。

五大超級家族之中,有人的確不是紈绔子弟,或者說,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紈绔子弟呢?

而是真正的看到了民間疾苦,并且決定做一個好官的子弟呢?

這樣一來,副執政長大人之前的表現與他甚善政務的能力,也就可以得到好的解釋。

畢竟,哪里都會有例外嘛。

誰也不敢肯定,那些超級家族之中,就沒有一兩個這樣性格的人了。

在思索之間,大鳥已經在高空疾馳了一段時間,最終,帶著林潤與英格拉姆,成功的抵達了院落的上方。

“林弟弟,這處宅院,你應該接下來不會再在這里居住了。

省府之中的某些人,肯定會考慮到你是執政長大人記名弟子的身份,從而重新給你安排一個妥善、且符合身份與地位的住所。”

高斯穩穩落地,在周圍聚攏上來的守夜者們驚疑不定的眼神注視之下,沖著林潤微笑開口。

林潤默默點頭,顯然,這件事情,自己是沒有絲毫的商量余地的。

如今,成為了執政長大人記名弟子的他,代表的已經不單單是自己獨自一人,而是還代表著,執政長大人的臉面。

如果自己在這個地方居住,有了什么閃失。

恐怕,省府之中,都會小小地震一下。

這,就是執政長大人,在羅蘭行省的強大影響力。

哪怕,他僅僅只是執政長大人的記名弟子。

自此之后,恐怕很多很多的事情,自己都無法自由自在的去做了。

譬如,這一次那不勒斯大人,與荷莉、副執政長大人,一同聯手,針對守夜長與副守夜長二人布下來的大棋盤。

自己,可還是想要參與一下的...

“或許,可以借英格拉姆的手,暗中操控與參與。這樣一來,也不會有暴露的危險。”

林潤目光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英格拉姆,暗中思索,如果真是打算這樣,恐怕還得暗中安排一下,這樣才算穩妥。

“麥格林勒的兩個菁英天才回來了!”

“奇怪,為何次席書記官大人,還要親自送他們二人回來?他們二人...何時有這樣的面子了?”

圍著林潤與英格拉姆的一眾菁英天才們,看著與高斯這位手握忠權之人笑臉交談的林潤,不由驚疑不定。

這其中。

先前與林潤和英格拉姆有過沖突的,梅文樺,臉色顯得尤其的陰沉。

這個林潤...走了狗屎運?居然能夠得到高斯大人的青睞?

“有點古怪...去了一趟副執政長大人的辦公室,回來之后,次席書記官居然會對他的態度有如此之大的變化,而且...”

阿里瘦弱的身軀隱藏在漸漸聚攏的人群之中,如今,經過了昨天與今天的兩件事情之后,林潤與英格拉姆,也是這守夜者組織菁英天才聚集之地,真正的明星了。

阿里雙眼微微一閃,沖著身旁一位全身籠罩在寬大黑袍之下,看不清面容,看不出身材的人低聲開口:

“而且這次席書記官大人,還主動送他回來,顯然,是在向我們大家傳遞一個消息!”

“什么消息?”

黑袍之下的人,用著沙啞的金屬嗓音,尖銳開口。

阿里臉色一凝,看向林潤的神情之中,布滿了凝重:

“他像我們透露的消息就是...這個林潤,屬于他罩了!”

“罩...”

黑袍人用著刺耳的聲音呢喃了一聲,隨后輕聲低笑。

“副守夜長大人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他,畢竟,他破壞了布拉格城的一些布局,從而影響到了副守夜長大人的計算。”

阿里微微一笑:“這就得看,這個林潤,究竟被這位次席書記官,以及咱們的副執政長大人,重視到何等程度了。”

二人默默對視了一聲,各自傳出了一聲輕笑。

顯然,是想要看好戲。

然而,他們卻明顯低估了...

林潤,在副執政長以及高斯心中的...地位!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