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貞觀俗人 > 第632章 老師帶上我全文閱讀

“草原上的牧民可不只把羊趕出去放那么輕松,日子比咱們農夫辛苦著呢,天天起早摸黑的干活,放牧、擠奶、制酪、剪毛、鞣皮、制氈、紡毛,甚至還要照顧初生的幼畜,還要閹畜,又要曬糞撿糞,還得每天去背水,一個牧民家庭,不論老少,每個人每天都有自己的任務,男人們在外辛苦放牧,婦人們也是整天忙個不停,老人孩子也都沒的輕松。”

還得防野獸,擔心狼來偷羊吃。

更要提防黑災白災,草原上白災就是雪災,雪下的多,牲畜容易凍死,還無處放牧吃不到草,大雪過后,直到春天牲畜都難破冰覓食,更容易大量凍死。

而有時草原上缺少雨少,就會導致黑災,造成的結果就是牲畜缺水,疫病流行,膘肥下降難以過冬,母畜大量流產,甚至是大量死亡。

這還沒算上草原上動蕩不安,很少出現長期的穩定勢力。草原弱肉強食,部落間沖突嚴重,就算是大的部落聯盟,也很難維持超過百年的統治,多數時間,草原上各方勢力你爭我奪征戰不休,無數的牧民都會被卷入戰爭之中。

而若是草原出現比較強力的聯盟,出現強有力的可汗,但卻又會導致草原部落會跟中原沖突開戰。

草原上,每次遇到白災或黑災,又或戰爭,都會有一些部落消失。

中原華夏文明延續幾千年,雖說換了許多王朝,可一直都是漢家江山坐著,但草原上,各個部落不知遷徙消亡了多少。

吃奶喝酒,多數牧民來說,都是不存在的,整日起早貪黑的忙碌,能換得一家勉強擠點奶糊口都不易,這奶還得是打掉了酥油后的。

中原的普通百姓,一般情況下也是吃不上肉的,中原百姓會養豬,養雞養鴨,可一般情況下也吃不起自己養的家畜家禽,蛋要攢著換錢,牲畜更是要賣掉。

可中原王朝的穩定性要強于草原,碰上王朝安穩期,普通百姓多數也是能夠一日兩餐溫飽,逢年過節甚至有可能吃上點葷腥的。

而若是要拿草原跟中原的貴族來比,那草原上那些蠻夷首領們,更是拍馬也趕不上中原貴族們的消費實力了。

正如大唐滅掉東突厥之后,當年就有一百二十萬突厥人內附大唐,安置在漠南和長城附近,朝廷給東突厥人設立羈縻都督府、州,給諸部重新劃設了草場牧地,設立界線,甚至幫這些人建立一些城鎮定居,教導他們在長城線上簡單的種植糧食。

大量的邊市建立后,這些東突厥人的牛羊牲畜、奶酪、皮毛等等,開始源源不斷的賣到了邊市,然后由商人們運到中原各地,他們的日子居然比以前好過起來了。

突厥貴族們不消說,封官授爵賞賜,通過交易手里攢了許多錢,也更方便和更便宜的買入中原的鹽茶糖酒絲綢瓷器等等商貨。

就連普通的牧民們,也發現把多余的牲畜奶酪,以及皮毛等賣給唐人,然后買糧食鹽茶等后很劃算,現在許多牧民的食譜也開始改變了,他們也開始蒸饅頭煮米飯吃了。

因為相比起來,把牛羊賣了換糧食吃更劃算,自己吃還是舍不得的。

而這些突厥人的牲畜皮毛奶酪等運到中原,其實多數還是被那些貴族豪強地主富商們消費掉了,當然,也讓不少普通的百姓,偶爾也能吃的起一點了。

秦瑯指導著承乾分割羊肉,新鮮的羊排,可烤可煎。羊后腿肉切下來做孜然羊肉,好也是美味,把肥瘦相間的羊肉,拿來做烤串,再夾上幾塊羊毛油,那叫一個美味······

承乾很享受這種感覺,覺得自由。

秦瑯則是個吃貨,喜歡動手烹飪美食的感覺。

廚房備有各種各樣的調味料,許多調味料甚至還是秦瑯獨家研創,比起草原上可是條件好太多了。

甚至各種爐具,吊鍋烤爐炒鍋火鍋等等一應俱全。

“殿下現在對草原多了些了解吧?”

承乾終于吃上了自己烤的羊肉串,秦瑯的親自指點下,這羊肉串外焦而里嫩,上面撒的孜然等秘制調料,更是讓這羊肉鮮嫩多汁而又帶點麻辣之味,卻毫無半點腥膻之味。

“老師一席話,真是勝過那幾個老頭的千言萬語啊,那幾個老頭,只知道說什么華夷之辨啊,說什么仁義道德啊,從沒有從這個角度說過中原跟草原的沖突本質,更不會說到大唐滅東突厥后的這些變化。”

秦瑯微微笑著,“那殿下有沒有發現,邊市貿易起到的作用呢?”

“似乎作用很大?”

“那當然,一切涉及錢的問題,其實錢都是占據主導地位的,就跟中原與草原的貿易一樣,只要細細探尋,你就會發現,邊境貿易,能讓雙方都獲利極大,不管是中原朝廷還是草原汗國,又或者是雙方的上層貴族階層們,都得到了許多實質的好處,而就連底層的百姓牧民,也是這貿易的受利者。”

“就好比我們中原連續幾年豐收,導致谷賤傷農,糧價一度到了斗米二三錢的地步,朝廷不得一次又一次的開常平倉抬高市價買糧。我們現在的糧食連年豐收,糧價大跌,農民其實很受傷,如果我們把這些糧食運到北方,跟牧民交易,拿糧食換他們的牛羊、皮毛、奶酪等,那么雙方都有好處,牧民們常吃奶也會厭,更別說這糧食能夠儲存很久時間,據有很強的抗災能力。”

“而對我們中原的百姓們來說,糧食多了一個出口銷售處,需求增大,這價格自然能夠回升拉高,百姓利益得到保護,另一方面,大量牲畜奶酪和皮毛等交易過來,那么百姓的餐桌上,可能也偶爾能吃的起一些奶肉,甚至能買上些皮毛,做一件皮靴毛衣了。”

承乾聽的倒是很有興趣,這種上課比起仁義道德那些干巴的東西,更加吸引他。

“殿下還有沒有發現,當這種貿易量不斷增大后,將更多的人卷入這利益中來,那么就會讓更多的人越來越離不開他,而以中原我大唐的強大,則勢必會在這種邊境貿易中占據越來越主導的地位,到時侯,我們甚至能夠通過貿易,以經濟手段,就影響那些草原部族,甚至是控制他們。”

“兵法有云,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也正是一種不戰而屈人之兵法。”

秦瑯告訴了承乾一些以前沒有人跟他說過的東西,不是簡單的華夷之分,也不是征服與戰爭,居然是要通過貿易,把草原部落完全掛鉤到中原大唐身上,等達到一定程度后,到時他們就再也脫不了鉤了,那個時候,大唐就可能不用戰爭,而只用經濟手段,就能控制草原。

這似乎是個天方夜譚般的想法,可承乾聽了之前秦瑯說的草原人的生活方式,和如今邊市的火爆和影響后,居然很認可這樣的想法,覺得這能行。

“等到有一天,草原諸部的貴族、牧民們,都會離不開大唐的,他們將為我們牧牛養羊放馬,為我們生產奶酪,鞣制皮革,然后來換取我們的糧食,我們的手工商貨······”

承乾一邊吃著烤串,一邊開動腦袋思索著。

“老師,如果這種貿易完全掛鉤起來,那是不是有一日,我們的經濟也離不開草原呢?”

秦瑯笑了。

“殿下能想到這很不錯,有一個點殿下可能不沒考慮到,就是我們將來與草原掛鉤后,并不是只跟一方掛鉤,草原勢力會有漠南的東突厥,也會有漠北的鐵勒諸部,有遼東的奚、契丹、靺鞨、室韋諸部,甚至有西北的吐谷渾、黨項,甚至是西域的西突厥等等。”

在這種對外貿易體系下,大唐代表的中原農耕文明,是貿易中一方的壟斷代表,而另一方的草原方,卻有著多個交易成員。

當大唐揮起貿易戰的大棒,對某一個不聽話的草原勢力經濟制裁的時候,大唐依然還可以跟其它的草原勢力繼續貿易,可那個被制裁的草原勢力,卻因為全面掛鉤的問題,出現嚴重問題。

說到底,大唐不可取代,而蠻夷們隨便取代。

過去很多時候,雖然也搞邊市貿易,有時也搞經濟制裁,但貿易量太小,而制裁的手段主要就是關閉邊市,禁止走私,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威力不夠。

秦瑯提出的設想,卻是全面掛鉤,經濟先行,然后文化影響,最終目的是讓這些草原勢力,成為純粹的殖民地經濟模式,成為單一的經濟貨物供應,讓他們完全失去其它的產業制造能力,卻又要讓他們離不開已經習慣的生活模式。

比如大唐通過成本優勢,對突厥人銷售鍋碗刀劍等手工商品,讓他們別根針,連塊馬蹄鐵都打造不出來,完全依賴對唐進口,最后在經濟利益的調動下,突厥人完全放棄自己的制作加工等,只搞畜牧養殖,其它的一切依賴大唐便宜又好用的商貨。

這樣一來,他們早晚就成為大唐經濟上的附庸,慢慢的通過文化影響等,自然就一步步的淪為大唐的真正附庸了。

承乾震驚。

“還能這樣?”

“理論上當然是可行的,不過實際上嘛,操作起來比較復雜,倒是沒那么容易的,但是值得試一試。”秦瑯也實話實說。

他說的這個,其實就是后世大航海時代的宗主國對殖民地的一種經濟掠奪和控制模式,是相當殘酷,卻又很成功的。

宗主國對那些殖民地,刻意的打壓他們的產業發展,讓他們只做單一產業,為宗主國供血,甚至淪為純粹的原材料供應者。

“老師,帶上我,咱們一起試試!”承乾興奮的道。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