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 第一百零五章 這是傳銷啊!全文閱讀

“我們怕不是來了一所黑學校,甚至是進了傳銷組織吧。”在李虎文旁邊的一人低聲的說著。李虎文轉頭看向他,對方也發現了他的目光。

“怎么這么說?”李虎文低聲的和這人交流了起來。

“你看啊,這一次我們來報名的也才只有十個人,但是老師就有二十個。而且看上去各個都是孔武有力的樣子。那肌肉鼓鼓的,太陽穴高高凸起,一看就是高手啊!”

對面這人看上去還是觀察的很細致的,只聽他繼續說道:“我們現在學校都還沒看到,就被他們現在安排到這里,要是他們把我們給扣押了起來怎么辦?”

“我和你說,傳銷都是這樣的套路的。先把人騙過來,然后在控制起來。然后就是用洗腦啊、武力逼迫啊,等等各種方法來讓人家里打錢過來,或者是發展下線。他們還會天天上課,一直到把你給洗腦成功為止。”

李虎文雖然聽說過傳銷的大名,但是卻沒有真正的經歷過,所以他有些好奇的問道:“就光上課還能洗腦了?”

旁邊的人點點頭說道:“嗯呢!”

“我有點不太信啊。大家都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哪那么容易被洗腦啊。”

“嗨,你要不信我現在就先給你上一課?”

“你來啊。”李虎文是堅決不相信傳銷上課能把自己給洗腦的。

對面的這個男人整理了一下衣襟,雙目注視著李虎文,他用一種低沉深邃的語氣說道:“我知道你為什么要來這里,為了尋求改變。但我看到的是什么?一個不求上進的廢物?!”

“你總說這個世界沒有給你太多機會,你也知道這世界不會真正的去理解你。每次和家人通話都是報喜不報憂,裝的很堅強。但是他們不會知道你每天要怎么樣討好別人,不知道你每天要趕多早的公交。也不會知道為了做成一單業務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為了別的期待,你要承受多少的壓力。不敢辭職,不敢生病,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住著破舊的房子,忍受著各種委屈和工作上的指責和鄙視。在不喜歡的上司面前違心討好的微笑。”

“然而更難受的是,你做的這一切在別人眼里狗屁都不是!慢慢的你開始學會了妥協,慢慢的你開始審視那些比你更糟的人以期望從他們身上獲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優越感。”

“你捐錢不是為了慈善,而是催眠自己比別人過得更好!你每天在朋友圈發各種雞湯文不是為了鼓勵他人而是為了催眠自己!”

“你妥協的待在自己的舒適圈中不敢出來,害怕踏出的一步做出的選擇讓自己墮入萬丈深淵。所以你害怕了嗎?”

對面的男子盯著李虎文,李虎文只覺得自己的喉頭被人掐緊無法說話。

“你害怕,害怕自己的選擇錯誤,所以就不選擇。你害怕,害怕自己竭盡全力卻依舊一無是處,所以你不努力這樣還可以催眠自己【我只是不努力,要是努力了我能比那些成功人士過的更好!】。對,你怕,所以你活該每天起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卻只能悲哀的發現,除了比昨天老去一歲之外沒有任何改變!”

“活該你這輩子就是這樣了!”當對面的男人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虎文的已經捂腦子低著頭在低吼道:“夠了!你不要說了!”

對面的男人這才停了下來,他看著情緒激動的李虎文,知道自己這一次說的話肯定擊中了李虎文內心中一些脆弱的點才讓他如此不堪。

廣個告,【 換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而這個男人所說的話也引起了其他不少學員的注意,有的學員聽完了這男子說的話已經淚流滿面了。

“你看,還說能抵抗洗腦呢。我這傳銷洗腦才開了個頭,你們的心理防線就被擊破了。要是真的被騙進傳銷組織,你們怕是一個個都要成為別人的賺錢工具啊!”男子對于自己的這些同學的表現非常不滿。

李虎文穩定了一下情緒后問道:“你怎么知道這么多的?還有我叫李虎文,這位大哥怎么稱呼?”

男子淡淡一笑說道:“我叫王德發。至于為什么我這么了解傳銷?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不過我們現在的情況很像進傳銷呢。”

“被人千里之外騙來。沒有去學校而是以體檢的名義拉來了這個小黑屋。我們十個學員困坐一個房間,而外面有二十名孔武有力的【老師】。要是等會有人來給我們做思想教育的話,我就可以肯定這是傳銷了。也許這并不是創世紀集團的那個學校,而是有人借了他們的名義來招搖撞騙。”

王德發說的話讓一眾學員們豎起了耳朵,他說的還是很有一些道理的。有的學員急切的問道:“要是這真的是傳銷的話怎么辦?”

王德發看了看他們現在所在的房間,然后嘴角一歪笑道:“哼哼,這個做傳銷的還是個雛啊。居然留了扇窗戶。”王德發一指房間的東北角,那里確實有一扇窗戶。

“這就是我們的逃生之所了。”王德發看了看窗戶外:“嗯,這里只有三樓高,來,趁著外面那些打手沒有注意。我們現在先把窗簾給扯下來,然后大家一個個的順著窗簾往下跑!”

……………………

“我說老李,有必要把這些學生先拉來這里做體檢和訓話嗎?”在走廊上一個長得很壯碩滿臉大胡子,看上去頗有張飛既視感的男子走在李連龍身邊詢問著。

這人是李連龍的好友,也是他請來的老師,名叫周德海。他也是一名從高武世界穿越回來的人,擅長外門煉體功夫,一手大斧使的特別好。

李連龍對著周德海笑道:“這你就不懂了。體檢是必須做的。現在我們的學生少,必須要因材施教。拉著二十多個老師出來是讓他們看看我們的師資力量。”

“至于為什么不直接拉去學校?那是因為我要在去學校前對他們來一場精神喊話!先在心靈上震撼他們,然后再把他們帶去學校,讓學校在視覺上震撼他們。這樣一來他們才會心悅誠服,以后努力修煉。”李連龍說的一套一套的。

周德海好奇:“你這都是和誰學的這些?”

“嗨,那里需要和誰學啊。當初我在異界入滄瀾劍派的時候,他們就是這樣做的啊。我不過是拾人牙慧,班門弄斧而已呀。”李連龍呵呵一笑:“行了,我先給他們來一場精神喊話,然后安排抽血體檢吧。”

李連龍和周德海兩人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進房間,但是眼前的一切卻出乎他們的預料。

“人呢?!不是說有十個人的嗎?!怎么都不見了?!”李連龍覺得自己是不是患了眼疾,明明有十個人,為什么自己就是看不到呢?

而周德海卻發現了那扇被打開的窗戶,被拆掉的窗簾布打成的繩結綁在了窗戶框上。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一個箭步來到了窗戶邊,之間窗戶外的窗簾布上就像是掛螞蚱一樣掛著原本應該在房間里的十個學員。

長得頗有燕人張翼德風范的周德海對著這些學員就放聲大喊:“你們在干什么呢?!”這一喊頗有當初張飛喝斷當陽橋的風范,直接嚇得窗簾布上的學員們炸了鍋。

“哎呀!完蛋了,被發現了!”

“好可怕!好可怕啊!果然是傳銷組織,打手好兇啊。”

“嗚嗚嗚嗚~我手軟了,抓不住了,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媽媽,我想回家!”

也不知道是那個手殘的抓不住窗簾布,一個手滑就掉了下去,他自己掉下去還不要緊,把窗簾布上的其他同學也一起滾葫蘆一般的帶了下去。

等到李連龍跑到窗邊查看的時候,他只能看見自己的第一批學員們都躺在地上呻吟呢。

周德海看著李連龍,他提出一個誅心的問題:“就這群廢物,你真的有信心把他們都練成LV2巔峰?”

ps:求個票~各位,謝謝,今天會三更~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