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 > 第2925章 破譯黑神套裝全文閱讀

張陸還是決定帶安然去了,剛好是七夕節,隨便看一個電影什么的,增加一下感情。

想到安然,張陸就坐不住了,立刻開始換衣服。

片刻,穿著一身帥氣常服的張陸,開著一輛勇士越野車,離開了軍區。

“送給你!”

大學門口,一身休閑運動服的安然,朝著剛剛下車的林天走過來,一束花就伸到了她的面前。

她燦爛笑起來:“可以啊,都學會當奶狗了,不過我喜歡。”

“瞧你說的,今天是七夕。”張陸笑道,“不過,今天還有一個特殊任務,你陪我去參加一個飯局。”

張陸將鐘老邀請的事情說了,特意說到了,鐘老不相信自己有女友了,需要安然去做一個證人。

聞言,安然愣了一下,詫異道:“不對吧,鐘老我在國大見過,因為王騰的事情,他是知道我的存在,竟然挖我安然的墻根?這個飯局,我肯定要去。”

安然二話不說,立刻上車。

天上人家,鐘老帶著自己的女兒鐘秋雨,妻子王美華,早已等在包廂里了。

一會,門口響起敲門聲,然后張陸拉著漂亮的安然走了進來。

鐘老盯著安然,愣了一下,啪的一聲,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滿臉懊惱。

自己這腦袋啊……

怎么忘記這事了?

他的弟子王騰,有將軍之姿,就是因為喜歡這個女人,性情大變針對張陸,才有了后面鷹派與鴿派之爭,最后的結局,自己的弟子王騰進入監獄了,而張陸成為全國能源總工。

一切的源頭,就是這個女人啊!

當初與陳老,吳老兩人談起這件事,多次扼腕嘆息不已。

鐘老一面苦笑,站起來迎接:“小張,你們過來這里。”

說著,鐘老親自把張陸拉到了身邊,低聲說:“我這是孟浪了,都忘記你這個女友了,不過,你介意換一個女友嗎?”

張陸表情僵硬,不是,鐘老啊,你可是國之利刃,能別這么孟浪啊,換一個女友都說得出來?

咳咳……

張陸咳嗽幾聲,壓低聲音:“鐘老,你別坑我,我這個女人,可是我的教官,人溫柔,但原則很強,而且,你這個女兒,她喜歡的人不是我。”

“什么意思?”鐘老一面驚訝,“我的女兒喜歡誰了?她不是喜歡你?”

鐘老的語音不小,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他的女兒鐘秋雨,羞澀低下了腦袋。

張陸拉安然坐下來,再次咳嗽一聲,說道:“救人那個英雄,受傷了,還在醫院里躺著,如果你們要感謝,可以去看看他。”

“他受傷了?”

鐘秋雨滿臉緊張站了起來,盯著張陸。

張陸嘿嘿一笑,說道:“我派人接你去看看他吧。”

也不理會鐘秋雨的意見,張陸直接打了一個電話。

不久,一個司機上來,接走了鐘秋雨,直奔醫院。

站在窗戶旁,張陸看著離開的車子,嘿嘿一笑,果然,自己能兼職指導員的工作了,都開始操心戰士的情感問題了。

鐘老尷尬看著消失的車尾燈,看看張陸,緩和了一下老父親的情緒后,才開口道:“小張,這次又麻煩你了,行,小輩的感情,我不插手了,坐下來吃飯,就吃飯,不談感情。”

“好!”

一頓飯下來,鐘老不斷給張陸與安然夾菜,道謝,連同沒有執行任務的安然,都成為恩人。

說實話,張陸有點不好意思。

給他軍功,再大,他也覺得不好意思,新兵時期,跟何志軍掰著手指數軍功都敢,但這樣被人當恩人供著,很不習慣。

好在鐘老是一個老江湖了,很快就把話題叉開了。

“這次我給你帶了禮物,你要看看嗎?”鐘老微笑說道。

張陸一愣,說道:“鐘老,你真帶了禮物?我說過,部隊是鐵紀律,我不能犯錯誤啊!”

“你小子胡說什么?”鐘老一瞪眼,“就你要想犯紀律,我也不給你機會。”

看著笑呵呵的張陸,鐘老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箱子,遞了過去:“這是你要的東西,材料,來自你上次提供的方程式,可以說,反聯盟的那套玩意已經不算什么秘密了。”

“材料決定一切,說起來,還是你小子的功勞,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

“鐘老,謝謝你們了。”

張陸了了過來,他有點小激動,完全想不到荊棘種子技能到達最高經接,打破生命的密碼后,他破譯了反聯盟的黑神套裝的密碼,不錯,鐘老遞過來的“禮物”,正是張陸送過去的新材料研發出來的。

“謝什么,我還沒有感謝你,話說回來,我得想著怎么報這個恩情。”

“又來了……”張陸嘿嘿一笑。

這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張陸才拉著安然告辭了。

“我送你出去。”鐘老站了起來,起身相送。

送到了門口后,張陸的萬物感應技能,立刻感應到四周隱藏的保護人員。

“鐘老,這個陣勢有點大啊!”

“還不是被那些家伙逼迫的,我們這些科學家,只是普通人,沒有你們軍人這么強大。”鐘老不好氣,表情有點無奈。

張陸嚴肅點頭:“你放心,我一定揪出背后真正的勢力,你們為國家付出這么多,沒人可以傷害你們。”

隨后,張陸與安然揮手道別,離開了酒店。

等張陸離開后,一個一直沒做聲的中年男人說話了,他是鐘老的女婿,王永寧。

王永寧忍不住開口問道:“爸,這個人是誰啊,這么年輕,聽起來還是特種部隊的帶隊教官。”

他記得很清楚,張陸一個電話,就叫來了一個司機。

鐘老的妻子王美華也好奇,因為鐘老自始至終也沒有點明這個年輕人的身份。

“他?”鐘老冷冷看著王永寧,說道:“別多事,也別問,別看你是一個三星機密的國家干部,與這個年輕人比,你小子什么都不是。”

“嗯?”

王永寧詫異,嘴巴抽了一下,怪不得自己岳母都問不出來,原來是禁忌人物。

張陸帶著安然,急匆匆回到了兩人的小天地,3號別墅。

3號別墅,自帶園林,面積超過1000平方,只有3棟別墅,平時安家的人要是過來,就住在1號或者2號別墅,3號別墅是安然的專用。

“這是什么好東西?”安然笑道,“看起來比我這個女朋友還重要,你一路都在抱著不放手。”

“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我的?”安然愣住了。

鐘老送給你的吧?怎么變成我的禮物了?

她很好奇,這是什么東西。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