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劍道第一仙 > 第四百一十章 清芽全文閱讀

蘇奕長身而起,撣了撣衣衫,離開了此地。

天色大白,清晨的浮仙嶺,云蒸霞蔚,萬物生輝,茫茫山野間,草木欣榮,生機盎然。

這一座修建在半山腰的山神廟早已淪為廢墟。

蘇奕佇足廢墟中,手握一枚秘符,放眼四顧,靜心感應。

這是牽靈秘符。

在元恒身上,同樣佩戴有這樣一塊秘符,無論去哪里,皆會留下一縷獨特的氣息。

只需蘇奕手持另一塊秘符,便可捕捉到這一縷氣息。

很快,蘇奕目光望向浮仙嶺正東方向,身影一閃,便朝前掠去。

……

一座山坳中。

地面坍圮,附近巖石傾塌,草木成灰。

那是戰斗的痕跡。

“師尊,那家伙身上的妖氣雖重,可并無兇厲殘暴的氣息,縱使是妖怪,應該也是一個善良的妖怪吧?”

清芽脆聲問道。

少女看起來才十六七歲的樣子,身影綽約,娉婷玉立,一身道袍,秀發盤成道髻,背著一口古劍,清秀可愛。

“善良談不上,畢竟是個妖修。”

凌云河沉吟道,“之前他雖然解釋說,那些童男童女是他和他的主人一起解救,可此事終究有些蹊蹺,等見到他口中的主人時,或許便可真相大白。”

他同樣身著道袍,長發挽成道髻,身影修長筆挺,頜下柳須飄然,瀟灑出塵。

清芽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道:“一個踏上元道之路的妖修,竟還奉人為主,那他的主人一定很厲害吧?”

“你這丫頭的問題可真多。”

凌云河笑起來,眼神中盡是寵溺之色,“他的主人是否厲害,也得見過之后才知道。”

清芽點頭,嗯了一聲,轉身看著遠處,脆聲說道:“朋友,我和師尊可沒有為難你的意思,只要見了你的主人,證明你是清白的,我們自會讓你離開。”

遠處虛空,懸浮著四把明晃晃的道劍,儼然成四象之陣的形態,彌散出驚人的肅殺氣息。

一身布袍,宛如敦厚少年模樣的元恒,便被困在這座劍陣下方,所有退路皆被封死,宛如隆重困獸。

“我家主人若來了,你和你師尊怕是要倒霉。”

元恒輕嘆一聲。

說來倒霉,就在他送那些童男童女回家的路上,不巧碰上了這一對師徒,不由分說便視他為邪道妖魔,大打出手。

元恒再三解釋,對方師徒雖將信將疑,卻不肯就這般放過他。

不過,這對師徒倒也并非蠻橫之輩,僅僅只是將他困住,并沒有要加害他的意思。

這讓元恒也沒辦法生氣。

首先,技不如人,打不過對方,怨不得誰。

其次,這件事本身就是個誤會,對方也展現出了極大的善意,愿意等蘇奕抵達后,化解這一場誤會。

元恒也只能自認倒霉。

“聽你這么說,你的主人很厲害咯?”

清芽好奇問道,“那你能跟我說說,他有著多高的修為么?”

這少女清秀活潑,天真爛漫,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勾起她的好奇似的。

元恒想了想,眉梢間浮現出崇慕敬畏之色,道:

“我家主人他……應當是天上仙人,不是這世間能夠擁有,主人所擁有的道行和智慧,也絕不是這世間修行之輩可比,若非要說主人有多厲害,我只能用‘深不可測’四字來形容……”

清芽睜大漂亮的眸,吃驚道:“天上的仙人?這樣的話,可就太厲害了!”

不遠處,凌云河不禁呵呵笑起來,道:“這世上哪可能有仙人,清芽,莫聽他信口開河,他現在所說這些,只不過是對他主人的溢美之詞罷了。”

清芽哦了一聲,嘻嘻笑起來,“也對,這世上若有仙人,那我豈不是也有機會成為小仙女?”

元恒見此,搖頭不語。

對方明顯不相信,多說無益。

可清芽卻兀自好奇不已,道:“朋友,你家主人既然那般厲害,為何你卻打不過我師尊?”

元恒:“……”

他抬眼看了看遠處的凌云河,心中暗道:“我才剛證道辟谷境,哪可能是一個聚星境老家伙的對手?”

元恒認真說道:“小姑娘,我實力雖然有些不堪,但也是因為我資質魯鈍的緣故,和我家主人沒有任何關系,更何況,我跟隨在主人身邊做事至今,還不到一個月時間。”

“原來如此。”

清芽點了點頭,旋即柔聲安慰道,“朋友,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我師尊之前說了,你雖是妖修,但大道根基很扎實,遠非一般的辟谷境修士可比。并且,你修煉的應該是一門極高深的傳承功法,以后的成就,注定不可限量。”

不遠處,凌云河沒有否認。

之前和元恒交手時,他就察覺到,對方的修為和實力,皆非同小可,遠不是一般的妖修之輩可比。

再加上元恒自稱還有一位“主人”,讓凌云河也不敢怠慢,最終在動手時,僅僅只困住元恒,而沒有傷到對方。

“是么,哎,可若被主人看到我這番樣子,怕是會對我心生失望……”

元恒喟嘆。

清芽露出同情之色,道:“我以前修行時,也最怕讓師尊失望了,這滋味我懂,很不好受的。”

元恒一怔。

不等他開口,清芽已轉身道:“師尊,咱們能不能把他放了?他這樣被困著,被他主人看到,肯定會責罵他的。”

元恒苦笑不得,什么時候,自己需要一個小姑娘同情了?

“也好。”

凌云河點了點頭,袖袍一揮。

四把組成劍陣的道劍,仿似如燕歸巢,掠入他的袖子內消失不見。

其實在剛才時候,凌云河就已看出,以元恒展現出的秉性和舉止來看,當不是邪惡之輩。

換而言之,之前發生的沖突,的確極可能是一個誤會。

“道友,之前若有得罪之處,還望擔待。”

凌云河微微抱拳。

元恒沉聲道:“得罪倒是不至于,不過,以后等我道行精進時,自會再找你打一架,比一比誰高誰低!”

清芽眸子發亮,挑起大拇指道:“朋友,好氣魄!”

凌云河則笑起來,道:“論道切磋,我自歡迎之極,不過,等道友踏足聚星境時,我可能早已是聚星境修為了。”

元道三大境,辟谷、元府、聚星。

凌云河言外之意就是,你只有踏足聚星境時,才能夠跟我掰手腕。

可當你真正擁有聚星境時,我怕是早已踏入靈道層次中了,到那時,孰勝孰負,一目了然。

元恒自然聽出了弦外之音。

可不等他開口,一道淡然的聲音在遠處響起:“不必等到聚星境,只要元恒踏入元府境,便可輕松獲勝。”

伴隨聲音,遠處晨光下,掠來一道頎長瘦削的身影。

青袍如玉,孑然出塵。

正是蘇奕。

元恒軀體一震,面露羞愧之色,低頭見禮:“主人!我……”

“不必解釋,之前的一切,都已被我看在眼中。”

蘇奕揮手道。

清芽一對大眼睛第一時間就落在蘇奕身上,吃驚道:“朋友,這就是你主人么?好年輕呀!”

與此同時,凌云河也吃了一驚,眸光涌現絲絲縷縷的神芒,看向蘇奕,道:“這位道友剛才一直都在?”

“若非你之前主動撤去那一座劍陣,現在你怕是再沒有機會站著跟我說話。”

蘇奕淡然道。

凌云河瞳孔微凝,眉梢盡是驚疑。

他一眼看出,蘇奕身上的氣息僅僅只有辟谷境層次而已,且年齡很年輕,并非是駐顏有術的老妖怪。

可之前時候,以他這等聚星境修為的神念,卻竟沒能察覺到對方的靠近,反倒是對方將此地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這就太驚人了!

也正因如此,此時雖然感覺蘇奕那番話很刺耳,凌云河卻并未置氣。

再加上之前的一場誤會,本就是他一手造成,讓得他面對蘇奕時,還有一絲理虧之感,哪怕蘇奕話語不客氣,他也只能捏鼻子認了。

“主人,之前只是一場誤會。”

元恒上前,惴惴不安地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告訴蘇奕。

聽完,蘇奕目光看向凌云河,道:“罷了,此事我也不與你們計較,到此為止。”

凌云河笑道:“不管如何,總歸是凌某誤會在先,若兩位不介意,不如一起前往據此地不遠的‘云崖城’,由凌某做東,以酒賠罪如何?”

清芽歡喜道:“對對對,我和師尊一路從大齊行來,好不容易碰到了兩位同道中人,一起飲酒交談,再好不過了。”

蘇奕瞥了清芽一眼,不禁一怔,眼神都微微有些恍惚。

近距離相看,這丫頭,容貌和氣質,竟和他前世的小徒弟青棠少女時有些相似!

同樣清秀可愛,同樣活潑靈動。

尤其是那一對眼睛,清澈而干凈,充滿了對天地、對萬事萬物的好奇。

旋即,蘇奕就暗自搖頭。

雖有相似之處,可畢竟不是同一人。

“不必了,我們還要趕路。”

蘇奕直接拒絕。

清芽頓時有些失望。

凌云河則忽地問道:“兩位……莫非是打算前往大夏?”

“不錯。”

蘇奕點頭。

而原本失望的清芽,頓時又高興起來,喜道:“巧了,我和師尊也要去大夏,咱們完全可以一起同行呀!”

——

ps:晚上7點前,爭取來個2連~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