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貞觀憨婿 > 第203章三方滿意全文閱讀

第203章

李世民盯著韋浩問如果一定要他去,就想要聽韋浩的回答,韋浩毫不猶豫的說著:“不去,我可不去,你瞧我,什么時候清閑過,從和麗質定親開始到現在,就沒有清閑過!”

“你,你還不清閑,天天打麻將你也好意思說你忙?”李世民聽到了,氣的不行,指著韋浩說道。

“你怎么不去呢?打麻將也很累的好不好。反正我不去,沒意思,算賬很累,而且我又不是民部的人,到時候算出問題出來了,多不好?”韋浩馬上反駁著李世民的話,同時說著自己的想法。

“好小子,你就是怕得罪人是吧?”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怕得罪人?我怕什么?麻煩不是嗎?我可不想那么麻煩!”韋浩馬上不屑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行,但是父皇希望你去,不查,朕永遠不會知道,每年會有多少錢流到世家那邊去,拖一年就是朝堂就要多損失一年,朕不甘心,之前,房玄齡和李靖,還有其他的大臣,都是勸朕不要查,說是查了,世家那邊可能就會反撲,到時候很多官員掛印而去,朝堂可能會癱瘓!”李世民看著韋浩說了起來。

“什么意思,癱瘓?”韋浩聽到了,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李世民點了點頭。

“慣著他們的毛病,還癱瘓?我可不相信。”韋浩聽了,冷笑的說著。

李世民則是看著韋浩,自己也想要聽聽,韋浩為何不相信。

“都要養家糊口,我就不相信世家那邊會一直養著他們,如果世家也沒有錢,我看他們怎么養,我就不相信他們不當官,再說了,如果百姓知道了那些官員因為貪腐被查,而其他的官員因為袒護那些官員而不當官,你看百姓會不會罵他們。”韋浩坐在那里,笑了一下說道。

“他們怕嗎?他們還怕百姓罵?”李世民看著韋浩苦笑了一下說道。

“陛下,你可能很久沒有去百姓中間走走吧,別的地方的百姓,可能說是被世家欺壓怕了,但是京城的百姓可不怕,他們手上也有錢,他們也想要爬上來,要不然,上次世家就不會被人潑糞了?

京城的百姓,很多人都是有錢的,但是沒有地位,就拿我家來說吧,要不是我實在讀不進書,我爹那個時候也不會讓我學武,誰家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讀書,然后也能夠做官,就連我家的那些下人,現在都是想辦法弄到書籍,希望能夠讓他們的孩子也讀書,

父皇,京城的百姓,還算富裕了,富裕了,就希望能夠守住那份財富,希望能夠得到周邊人的認可,尤其是朝堂的認可,如果自己的孩子能夠當官,那是最好的,要不然,我爹現在在西城那邊,都是橫著走的?不就是他兒子我,是郡公嗎?以后沒人敢欺負他了。”韋浩馬上給李世民解釋了起來。

李世民聽到了,也是坐在那里考慮著,接著開口說道:“你說的朕知道,可是,這個和現在的局勢沒有什么關系。”

“怎么沒關系?你想啊,如果這次算賬,算出來了那些官員有問題,傳出去后,百姓會怎么看世家的人,會不會更加恨,他們辭官不做,好啊,如果我沒有猜錯,那些錢都是流入到了世家開的那些商鋪當中,到時候連商鋪一塊端了,

我看世家那邊喝西北風去,世家的官員掛印而去,就讓他們去,從下面提撥官員上來,從外地提撥官員過來,我就不相信,外地的那些小世家的子弟,他們不想來長安,

等那些位置沒了,他們就該后悔了,到時候還要來運作,希望能夠繼續當官,就放他們到地方去,而有了那么多小世家和寒門的子弟在京城,我就不相信,世家那邊不害怕,不擔心那些人排擠世家的官員,到時候朝堂這邊,就不是世家的官員說了算的了!”韋浩坐在那里,笑著對著韋浩說了起來。

“嗯,可是如果地方上的官員不足呢,也是一個問題!”李世民考慮了一下,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推舉,讓當朝的那些勛爵們推舉,每家推舉幾個人上來,自然就補上去了!”韋浩繼續說著,

李世民聽到了,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對著韋浩說道:“這么說,你是同意去算賬了?”

“父皇,我沒有答應啊,你自己說擔心查了會有什么問題,我說沒有問題,但是不代表我就會去啊,這個可是需要說清楚的,你可不要給你挖坑,我沒答應!”韋浩瞪大了眼珠子,看著李世民很正經的說道。

“你,你,你氣死朕得了,說了一大堆,你不去,那誰去查,朕能指望那些賬房先生去查,他們當中,也有很多都是世家的子弟,你!”李世民此刻氣站起來,指著韋浩,氣的直哆嗦。

“那關我什么事情,父皇,你自己沒人還怪我?再說了,我不學無術,我去查賬,你相信啊?”韋浩馬上無所謂的說著。

“你,嗯,兔崽子!”李世民還是指著韋浩罵著,心里也知道,自己說他不學無術,他記仇了。

“父皇,那個雞腿很好吃,沒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了,好幾天沒回家了,我爹估計都要想我了!”韋浩看著李世民說道。

“滾!”李世民氣憤的擺手說道。

“滾就滾,真是的,你下次叫我來,我不來了!”韋浩也是裝著生氣的站了起來,李世民則是氣憤的看著韋浩,這個兔崽子可是真不是那么聽話啊。

韋浩到了外面,笑了一下:“叫我去查,我沒那么傻,到時候得罪的人多了去了!”

韋浩想著就繼續往外面走,到了甘露殿大殿的時候,正好迎面來了幾個官員,韋浩也不認識。

幾個人就走到了韋浩的面前,韋浩想著可能是自己想事情,沒看路,就準備饒一下,但是那個人又堵住了自己。

“幾位,有事情?”韋浩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聽說你要來民部查賬?”其中一個中年人一臉鄙視的對著韋浩問道。

“你誰?”韋浩盯著他問了起來。

“鄙人民部給事郎鄭天義!”那個官員看著韋浩說道。

“去你大爺的,敢攔本公的路!”韋浩一聽,沒聽過這號人物,勛爵名單里面也沒有他,一拳過去,直接把人干趴下了。

“韋浩,你,你敢毆打朝堂命官!”旁邊三個人很震驚,其中一個人對著韋浩喊道。

“你們算什么東西,本公的路,豈是你們攔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韋浩站在那里,看著他們三天說道。

“我們不是攔你的路,就是想要找你討教點事情!”其中一個官員開口說道。

“你說討教就討教,你算老幾?”韋浩盯著那個官員說道,那個官員被韋浩懟的沒話說。

“你,你,老夫要彈劾你,如此不講道理!”另外一個官員也是指著韋浩說道,這個時候,躺在地上的那個官員,也是暈乎乎的坐起來,吐了一口血水出來,里面有兩個白色的東西。

“韋浩,本官要和你拼了!有本事你就打死老夫!”那個官員一看,就有爬起來準備和韋浩拼命了,

還沒有等他站起來,韋浩又一腳踹過去了,踹出去有兩米遠。

“韋浩,你,你,豎子!”其中一個官員看到韋浩還打,就忍不住指著韋浩罵著。

韋浩過去就是一個巴掌打臉上,接著對著他們罵道:“你們是不是沒事來找事的?嗯?攔著本公還質問本公,誰給你們的膽子?欺負本公年少不懂事是吧?”

那個被韋浩打的官員,則是捂著自己的臉,手指著韋浩,韋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往下面一擰。

“啊~”那個官員痛哭的大叫著。

“陛下,陛下,快,韋郡公和人在廣場上打起來了!”王德此刻快速的沖到了李世民的書房,對著準備坐在那里生氣的李世民喊道。

“什么?”李世民一聽,也愣住了,才剛剛出去,就打架,于是很快的就從甘露殿出來,看到了有兩個人躺在地上了。

“韋浩,你小子好大的膽子,敢在甘露殿打架?”李世民背著手,對著站在那里的韋浩喊道,

韋浩一聽,轉過身來,看著站在高高臺階上的李世民,接著喊道:“父皇,他們惹我,還攔著我的去路,還質問我!”

“陛下,給我們做主啊,我們就是有些問題要討教韋侯爺,因為不確定是不是他,就過來看清楚好問,沒想到,他就動手了!”其中一個官員馬上對著李世民這邊抱拳喊道。

“放屁,你們是來討教嗎?這樣是討教嗎?”韋浩站在那里,對著他們喊道。

“韋浩,給朕去刑部大牢待著去,你們幾個送他過去,豈有此理!”李世民指著韋浩喊道,

心里則是樂開了花,好啊,世家的官員招惹韋浩,這不是給自己希望嗎?行,要好好謀劃一下。

“去就去!不用派人,我自己去!”韋浩此刻也高興,坐牢好啊,坐牢就不用去算賬了,自己寧愿坐牢也不愿意去算賬。

而那幾個人一聽,心里也是得意,總算是讓韋浩去刑部大牢待著了,去了刑部大牢,那就說明他沒時間來查賬了,民部的官員就安全了,只是那兩個被打的人,有點冤。

“兔崽子,不到過年,不放你出來!”李世民看到韋浩如此無所謂,氣的馬上喊了起來。

“行!你說的啊!”韋浩點了點頭,接著就往外面走,后面還跟著幾個士兵,他們也沒有押韋浩去,吃飽了撐著,他們都知道韋浩在皇宮有多受寵,敢押著他去,不要命了,

很快,他們就陪著韋浩到了刑部大牢這邊,刑部大牢外面的站崗的那些人一看,怎么又來了?

“韋爵爺,你這是探監?”一個守門的官員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探什么監,坐牢的,讓我進去吧!”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啊,這,這又是這么了?誰還敢招惹你,打誰了?”那個官員很吃驚的看著韋浩問道。

“哎,打了兩個不長眼的,不是,你怎么知道我打架了?”韋浩很郁悶的看著那個官員問了起來。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你除了打架,也不會犯其他的事情啊!”那個官員苦笑的對著韋浩說道,

韋浩點點頭,一想也對,

很快,韋浩就進入到刑部大牢內部,里面的獄卒一看韋浩來了,還愣住了。

“我說這位爺,你怎么又來了?”那些獄卒很吃驚的對著韋浩說道。

“想你們了,就過來坐幾天!”韋浩對著他們說道。

“你這,行吧,你的牢房我們都沒有給你收拾,還是上次那樣,不過,需要抹一下灰才是,你等著,我們這邊就給弄干凈了!”一個獄卒對著韋浩說道。

“嗯,行,那個什么,你去一趟聚賢樓,跟那個掌柜的說,就說我來坐牢了,讓他準備給我送飯,同時回去一趟,在我的臥房,把我的麻將拿過來!同時把我的鋼筆也拿過來,紙張多帶一些!”韋浩對著其中一個獄卒說道。

“明白,送飯,麻將,筆,紙張!對吧?還有其他的嗎?”那個獄卒點了點頭,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不用,就這個就行!”韋浩點了點頭說道。接著往桌子上一坐,開口說道:“閑的也是閑的,來兩把吧!”

“成!”那些獄卒聽到了韋浩這么說,馬上笑著點頭,

不過,有一個獄卒好像剛剛哭過,眼睛都是紅的,就是站在旁邊。

“你怎么了?”韋浩看著那個獄卒說道,那個人低著頭沒說話,

旁邊的老獄卒則是推了一下他:“韋爵爺問你話呢,你個悶葫蘆就不知道應一聲,韋爵爺,你也不要怪他,哎,家里遇到變故了,他爹,被人打了,還沒有地方說理去!”

“怎么就沒有地方說理啊?誰啊,這么牛!”韋浩聽到了,開口問了起來。

“是一個子爵的兒子,就在東城那邊,那天那個子爵就是王承海的兒子,看中了他媳婦,就調戲著,他爹能愿意嗎,就過來爭執了幾句,就被王承海的家丁給打了,現在還在家里躺著呢!”老獄卒對著韋浩說道。

“不是,一個子爵,就敢強搶民女不成?多大的膽子啊,老子都不敢這么做!”韋浩聽到了,有點吃驚的對著他們問了起來。

“誒,有什么辦法,你也知道我們的地位,他要收拾我們,還不是輕輕松松!”那個老獄卒嘆氣了一聲說道。

“那沒有天理了都,那個,你,等一下,我給你寫一封信,你拿去找長安縣縣丞,是他兒子打的吧?”韋浩說著就問了起來。

“嗯,是他兒子和家丁!”那個獄卒點了點頭。

“他兒子也沒有什么爵位,我寫信給長安縣丞,你交給他,把那個人的兒子抓了,瑪德,這個事情,沒有500貫錢了不了,要不然,老子就彈劾那個子爵,教子無方,我看他敢不賠錢吧,磨墨,拿紙筆過來,豈有此理了都!”韋浩對著那個獄卒說道。

“還不快去!”老獄卒對著那個年輕的獄卒說道。

“謝謝韋爵爺,謝謝!”年輕的獄卒此刻才反應過來,對著韋浩拱手作揖說道,

接著跑去拿紙筆,磨好墨后,韋浩就開始給崔誠寫信,告訴他,去王承海家抓人,他們如果敢反抗,就說自己說的,敢反抗不賠錢,自己就彈劾他,非要讓他拿掉子爵不可!

寫好了,交給了那個獄卒,那個獄卒還是對韋浩千恩萬謝的,韋浩擺了擺手,接著招呼著大家打牌,而此刻,在甘露殿這邊,王德也是到了甘露殿這邊。

“陛下,你吩咐的事情,都辦好了,孫伏伽,馬周等人都會寫彈劾奏章,彈劾韋浩毆打朝堂命官!”王德非常小聲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好,多找幾個人,讓他們彈劾韋浩!這小子想要躲在牢房里面不出來,那可不行!”李世民此刻高興的說著。

“是!”王德點了點頭,接著李世民開口問道:“現在還沒彈劾韋浩的奏章嗎?”

“回陛下,這個小的就不知道了,畢竟,尚書省也沒有送過來。”王德馬上拱手說道。

“世家打的好算盤啊,派幾個人受點皮肉之苦,這樣的話,就沒事了,想到倒是很好,關鍵是那個兔崽子,怎么就不知道幫幫朕呢,嗯,朕可是他父皇!”李世民看著王德問了起來。

王德聽到了,也是苦笑了一下說道:“陛下,你自己說他懶,那你還指望他這么多?”

“也是,還沖動,你瞧瞧,剛剛從這里出門,就打架了,不像話,現在就被人利用了!”李世民接著點頭說道,而此刻在后宮那邊,長孫皇后也是知道了韋浩毆打朝堂命官,刑部大牢坐牢去了。

“打了誰?”長孫皇后對著那個來匯報的太監問道。

“是民部給事郎鄭天義,民部給事王朗元!”太監對著韋浩說道。

“來人,去查一下他們家,是不是有貪腐!還敢設陷阱害本宮的女婿!”長孫皇后坐在那里,非常冷靜的說著。

腾博会诚信专业服务 - 腾博会官网一诚信为本服务至上